照顾女性健康?还是照顾药厂利益?--妇女、儿少团体共同呼吁暂缓公费施打HPV疫苗

  自HPV疫苗在台上市后,就开始出现要求公费施打的声浪,然因面对妇女团体对于HPV疫苗的质疑及经费的考量,中央政府未全面施打HPV疫苗。但这两年,却陆续出现部分县市编列预算以公费购买HPV疫苗之情形。我们对于地方政府照顾妇女健康的美意表示肯定,但在疫苗仍有许多未知的情形下,地方政府不适合此时全面施打HPV疫苗。

HPV疫苗政策谁是最大赢家?

  自从二支HPV疫苗在台湾上市,台湾女人连线便不断提出质疑并要求卫生署说明,包括:
1. 疫苗保护期未知、是否需要补打加强剂未知、长期安全性未知且无急迫性的情况之下,公费施打疫苗的正当性为何?
2. 台湾妇女子宫颈癌死亡率逐年下降,但乳癌及大肠直肠癌却不断攀升,公费施打HPV疫苗的优先性为何?是否会排挤到民众其他更为急迫之医疗需求?

  然HPV疫苗上市三年多来,除了上述的问题一直未得到解答外,甚至发现某家疫苗出现抗体浓度在施打后第54个月时降至与自然抗体一般的情形。台湾女人连线质疑,子宫颈癌是发展非常缓慢的疾病,从细胞病变演变成癌症通常需要10-20年的时间,如果13岁的年轻女性施打HPV疫苗后,在发生性行为之前疫苗已无效果,那幺政府花大钱公费施打疫苗究竟是为了照顾女性亦或是照顾药厂?

  美国自2006年核准HPV(子宫颈癌)疫苗上市后,疫苗製造商便透过各地立法机关的强力政治游说,试图将疫苗纳入各州例行接种,例如德州便传出因受到关说而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11-12岁青少女全面施打、却被立法机构要求撤回的丑闻。由于美国民众、医师、及许多立法者的反感,HPV疫苗药厂于宣布,不再游说国会将此疫苗纳入例行性接种。然而在台湾,疫苗药厂的政治游说却始终不曾停止,并且从原先的游说中央政府改为游说地方政府,我们质疑因游说而执行的政策是否能以妇女权益为首要考量?

HPV疫苗政策谁是最大输家?
  金门县是第一个实施公费全面施打HPV疫苗的县市,台北县亦在今年三月跟进。然检视台北县政府给家长的同意书,我们发现北县政府疏漏下列重要资讯误导民众影响其健康权益:

1. 未讲明疫苗效果仅6成、非百分之百防癌,因此儘管施打疫苗、将来也必须定期子宫颈抹片检查。
2. 未讲明疫苗的保护力能维持几年目前未知,因此将来要注意是否要追打加强
剂的相关消息。
3. 未讲明人类乳突病毒是性行为传染,而非遗传。
4. 未讲明发生不良反应时的通报及处理流程。
5. 疫苗的副作用仅被轻描淡写带过。
6. 对于不愿施打疫苗者,未告知其他子宫颈癌防治方法。

  此外,嘉义县政府在99年度发包的人类乳突病毒疫苗採购案中,出现採购案规格加入生殖器疣的预防。世界各国所建议的HPV疫苗施打政策都是为了子宫颈癌的防治,因此,台湾ACIP也因此才会建议疫苗的接种。在目前台湾已有两家HPV疫苗上市的情形之下,嘉义县政府此种行为令人不解!

  我们对于HPV疫苗的研发表示肯定,也期许疫苗的发展能更为成熟并为妇女带来更多的保护。然而,在现阶段疫苗仍有许多的未知之下,我们认为目前并无公费施打疫苗之急迫性与正当性,因此妇女及儿少团体共同呼吁:

1. 暂缓公费施打HPV疫苗
  妇女团体认为,在台湾子宫颈癌死亡率逐年下降、疫苗仍有许多未知、且政府资源有限的情况之下,应审慎使用民众之纳税钱,避免排挤更为急迫的医疗需求,并确实了解其成本效益,以确保相关子宫颈癌防治政策是妇女需要的政策,而非药厂需要的政策。

2. 已施打疫苗之县市应建立完整之登录及追蹤系统
  台湾在民国75年全面施打B肝疫苗后做了许多后续追蹤,因而发现在施打疫苗后15年免疫力开始消退,但是否该大规模注射追加剂仍在研究中。美国FDA于2004年委託医学研究所(IOM)对于药物安全系统所作的评估报告中,也建议FDA在新药核准后的5年内必须再评估其安全性及有效性。HPV疫苗上市不到4年,仍属于非常新的药物,我们认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建立完整之登录及追蹤系统,以确保已接种疫苗之少女权益。

3. 妇女团体给家长的建议
  如果您的女儿决定接种子宫颈癌疫苗:
1. 如果有任何不良反应,一定要拨打(02)23701704专线通报。
2. 持续留意是否要再追打加强剂及疫苗副作用的新消息。
3. 不能误以为打了疫苗就不会罹患子宫颈癌。
4. 子宫颈癌疫苗只能预防部分HPV 病毒的感染、不能预防其他性病,因此要提醒您的女儿,也必须要跟不接种疫苗的人一样,发生性行为时务必全程使用保险套,将来也要定期做子宫颈抹片检查。

  如果您的女儿决定不要接种子宫颈癌疫苗:
要提醒您的女儿,每一次发生性行为时务必全程使用保险套,将来也要定期做子宫颈抹片检查。

 

出席名单:
台湾女人连线 蔡宛芬 秘书长
台北市女权会 吴宜臻 理事长
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 叶大华 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