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人工受孕毙命案‧不满调查欠透明‧家属或诉2医生(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2日讯)华裔妇女吕雅菁人工受孕不幸毙命案的死者家属申诉,由卫生部设立的专科医生谘询委员会在调查吕雅菁死因的过程中,欠缺透明度及专业性。对方仅依赖国际回教大学两位主诊医生的手写报告,即判断这是一场意外,与医生疗程无关,结论似乎有意偏袒院方。他们促请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儘快安排下一次会议,并由部长主持会议,邀请私人界专科医生以其临床经验,与两名主诊医生当面对质,一解家属内心的疑惑。他们坚持,委员会只凭失误医生单方面的报告就作结论,略嫌草率也不具透明。同时,他们将保留向两名医生採取法律诉讼的权力。指是一场意外死者吕雅菁的家人包括母亲李美馨、丈夫陈远隆、妹妹吕雅婷、弟弟吕锦明及好友谈志伟週四结束第三次的专科医生谘询委员会会议后,因不满委员会的结果而召开记者会。吕雅婷声称,自姐姐去世后,她们非常感激卫生部特别设立专科医生谘询委员会,以调查姐姐的死亡。惟经过3次的会议,她们对于委员会的不专业态度感到失望。“第一次会议,在没有部长主持的情况下,委员会一致认同,姐姐的死是一场意外,两名主诊医生已依照正确的医治疗程为姐姐治疗。第二次会议则有部长主持,部长特别委任一名专科医生拉威参与。”她说,拉威在会议中也提出许多疑点,包括主诊医生为死者注射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前,并未根据正常程序,先替死者验血了解其身体情况、注射的份量也已超出死者当时所需的份量、为何拖延10天后才进行手术等,这些疑点也是吕雅菁去世后,家人最迫切想要知道的真相,究竟这个过程当是否存有人为疏忽的问题。她披露,当时基于国际回教大学两名医生拒绝交出吕雅菁接受人工受孕的完整就诊纪录,以作详细调查,所以拉威无法作更进一步的解释。“会议因此展延至第三次,以等待大学的报告。当我们满怀希望出席,但拉威医生却不在委员会名单中,这次的会议也没有部长在场主持,委员会的结果竟与第一次的会议一模一样,即这只是一场意外。”委员会一致认为,医生在吕雅菁住院后有依照医治疗程程序,给于密切的观察与治疗,包括前后药物的用量,注射HCG及促卵泡发育素的次数正常,在卵巢过度刺激症最危急的阶级(OHSS)进行抽腹部积水与动手术。她说,委员会强调,这场意外与医生无关,只是家属与医生因沟通上出现问题,而引发误会。盼2主诊医生解释家属坚持案中有许多疑点,因此要求两名主诊医生可以现身,亲自为他们作多解释。吕雅婷声称,自姐姐去世后,她们不再见过这两名医生,她们曾亲自到大学或医院要求接见,却遭到拒绝。她认为,身为当事人的医生不应只是简单呈交3张纸的报告就能为自己脱嫌疑,必须亲自辩解才能说服家属。她们也曾到询求私人医院的妇科权威意见,以了解姐姐的死亡真相,对方也表示存有疑点,当中或涉及人为疏忽。她说,基于私人因素,这些私人界医生都拒绝现身说法,让她们感到无奈。质疑医生仍执教家属不满两名医生为何还能继续在大学教书,他们认为,在调查期间,两人存有医德及专业问题,可能会影响到学生的知识。吕雅婷促请大马医药理事会严谨看待这个问题。此案不只是涉及人命,同时也影响大马人工受孕医药领域,她们不希望会有下一个受害者。5疑问要求解释家属5大疑问要求主诊医生合理解释1. 吕雅菁其实并未成功怀孕,家属是在解剖报告出炉后,才知道医生隐瞒这个真相。如果未成功怀孕,为何要让吕雅菁冒险?2. 其实在,死者已属卵巢过度刺激症中等期(Moderate)期间,情况危急,但院方未让死者住院接受治疗。在这期间,家属曾多次询问死者情况,医生也未透露详情。如果提早知道死者所面对的风险,她们一定会要求医生中止疗程。3. 死者与家属们在曾要求主诊医生放弃停止此疗程。主诊专科医生却告诉家属停止将会更严重,一旦开始接受疗程是没有逆转的,叫家属耐心等待。但有什幺比死亡更严重?4. 为什幺要等到在10天后,死者处于非常严重的程度下才做抽腹部积水及动手术?5. 为什幺不选择在早期坦诚向家属解释讨论,让死者本人或家属寻找多方面的意见,甚至寻求更好的专科。为什幺不给家属有得选择为吕雅菁争取生存的机会?为什幺拒绝家属与死者的要求放弃此疗程?成功为先,还是安全为先,几乎很明显存疑医生的个人利益,以成功为先。斥委员会自相矛盾吕雅婷声称,在会议进行期间,在场的4名医生只是依据两名主诊医生的手写报告而作出判断,当家属根据许多死者当时的危急情况,询问现场医生会怎样处理时,对方却不愿作答,或表示主诊医生的手写报告未说明,所以无从解释。“我曾问其中一名医生,如果对方有一名类似的病患,他会等到10天后才为病患动手术吗?医生的回答是:不会。这说明了委员会之间肯本就存有矛盾,要病患痛了10天才动手术根本不合乎常理。”她说,她曾在会议中,重新提出拉威医生的疑问,委员会却说拉威不是这方面的权威。“如果不是权威,为幺部长会特别邀请拉威出席第二次的咨询会议?”会议是在布城卫生部办公室进行,他们在会议结束后,即前往部长办公室,要求接见部长廖中莱。但部长已经出国,所以由其机要秘书梁剑顺接见。后者对于本次会议并不知情,但答应家属转告部长,同时为她们争取取得三次会议的会议纪录。新闻背景疑药物引起副作用书记人工受孕毙命来自北根的34岁书记吕雅菁与丈夫陈远隆结婚6年膝下犹虚,求子心切下决定接受人工受孕。两夫妇经私人医院妇科医生介绍,往关丹国际回教大学助孕中心进行人工受孕疗程。她于去年10月26日至12月5日展开助孕疗程,医生于翌日替她取出卵子以进行人工受精,并于8日将胚胎置入子宫,这时她的噩梦开始了,一连串的不适让她受尽折腾。她于12月15日至25日送入关丹中央医院救治,住院期间出现水肿,肚子及下半身肿大,短短10天内体重从45公斤暴增至60公斤,腰围从25寸变成35寸,最终在12月29日下午2时逝世。根据关丹中央医院专科医生初步报告显示,吕雅菁疑因注射受孕药物后出现副作用,以致内出血及器官坏死,最终毙命。彭亨州地方政府、环境及卫生委员会主席何启文说,吕雅菁于12月15日紧急送入关丹中央医院治疗,但情况日益恶化,经专科医生仔细观察后,决定施手术,然而她的身体内部大量出血,手术过程困难重重。“妇女手术后被送入深切治疗室,医生发现她的5个器官已失去功能,宣告不治。专科医生认为,死者可能因受孕药物引起‘卵巢过度刺激症候群’(Ovarian Hyperstimulation Syndrome, OHSS),发生罕见死亡个案。”‧2011.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