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过或曾经出国读书吗?你认为出国读书的意义是什幺呢?是为了那张写着他国语言的文凭,还是为了学习呢?

离开台湾一阵子之后,我终于在伦敦安住下来。而不知不觉我在伦敦的日子,也过了一小半。入冬了,阳光开始慢慢在这座城市里面消失,灰色的天空是最近天气的基调,配上丝丝的细雨,典型的伦敦天气。

但消失的阳光却用另外一种方式补偿,每天下午四点左右走在泰晤士河畔,天色黯淡下来,黑夜就随之而来。但在河岸两侧,点点的灯光开始在树上闪烁,一眼望去,整座河仿佛笼罩在一片宝蓝色的灯海当中,如同尘世的星光,即使蒙上一片阴霾,却亮丽异常。

在伦敦与台湾对话:改变的责任就在我们身上
图片来源:来源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不自觉的慢下来。用一种带点崇敬又带点迟疑的心情去看这个由人工所製造出来的瑰丽景象。魔幻又真实的时刻,让我差点相信在这座城市什幺都有可能。

但是实际来到这里之后我才慢慢改变我的想法,我才重新找回对知识的好奇,对学习的热情,以及夜深人静在成堆的文章里面恍然顿悟的喜悦和快乐。牛顿说,「如果我看得够远,也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有机会面对这些巨人并有机会站在他们的肩上,那种感觉是真的难以形容的。(同场加映:享受阅读,给自己静下来的时间与空间)

在这里,你每天会看到来自各个地方的人,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文化,抱持着不同的想法,你每天要逼自己了解不同的东西,用不同的语言与别人辩论自己的观点。你需要在各种不同的资讯、不同的论点上面找到一个可能不存在的答案。然后才发现原来这世界上的所有东西或许都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你只需要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开始懂得逻辑与假设和证据的重要性,一个事情有没道理,你需要去看假设和证据,在一连串质疑、反思、辩论之后找到自己的信念。相信了,验证了,即便不是尽善尽美,即便路上没有人,找到了,就坚持走下去。

 

 

我也强迫自己参加大大小小的求职说明会、社交场合。从站在旁边看别人说话却不知道要怎幺插话到最后可以侃侃而谈。然后开始厌倦这些场合,但还是强迫自己前往,接着才慢慢发现,当你放下了一定要从这些人身上得到什幺的想法之后,我开始放鬆下来,也才开始真正喜欢上这些活动。站在那边的,不是什幺公司主管,也不是什幺 HR 部门,更不是什幺刚进公司的新人。站在那边的,就只是人而已。而人与人交流的那一刻,眼神相交的瞬间,会心一笑的时刻,这些才是我觉得最有价值的东西。(一起看看:进入 MBA 的第一步!同侪不会告诉你的五个社交秘密)

我才发现以利益的角度待人,人们也会用同样的态度对你,但是换个方式去做之后,你却能够得到更多的东西。对我来说做很多事情,利益也在其次。

然后我有幸在这里看见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的演讲,教授是一个温柔平静的老人,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也很乐观,看着他,你不知不觉就能从中得到力量。这是一个乐观的人,他真心的相信改变会到来,也真心的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情不是徒劳无功。你知道他经历很多,也或许经历过很多次失败和挫折,也相信经历过更多的质疑,但是他还是笑着,他还是相信他所相信的东西,乐观而勇敢地面对着。这无疑是我在这里听过最好的一场演讲。

即使是行儘最黑暗幽冥者,最后嚮往的还是光明。

尤努斯教授认为我们现今的制度是不完美的,而这样的不完美导致我们社会上的各种不公不义,这样的不完美,源于我们对于人性的假设,我们假设人们都是自私的,我们假设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追求最大的利益,这样的假设很大一部分形塑我们所熟知的现代社会。

但或许人们做很多事情不见得是出于利益的需求,而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样的行为是不理智的。但是就是这样的不理智造就了我认为社会上最美好的部分。

演讲当中有两个时刻让我印象深刻,其中一个是当教授讲到他想要提供帮助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妇女的时候,那些妇女却说他们不需要帮助,不需要贷款,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他们可以拿来干嘛。(伊朗妇女真情告白:要不要戴头巾,我们自己选择)

另外一个时刻是当教授被问到在不同文化和不同社会下,难道不会这样的解决方式可能适用于某些地方却不适用于另外一些地方吗?或许其实有些地方根本就不需要改变。

教授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他说:「我曾经在一个山上帮助一群人,这群人都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太一样的文化,但最后改变还是发生了,你知道为什幺吗?」他再笑了一笑:「因为当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都说着一样的语言。」

 

然后我想到台湾。

离开台湾之后,才更见到台湾的阴霾和不足,我们社会看似民主,实际上却没有真正能够包容不同声音的雅量。我们看似开放,却对东南亚新移民的问题视而不见。我们看似多元,却依循着二元或单一的价值观。我们社会上有成堆的问题,但大多数人却选择视而不见。我们不习惯做一件事情先思考前因后果,我们许多时候反对了却没有理由,发声了却支支吾吾。我们不习惯表达自己,我们也不习惯冲撞彼此的不同信念,所以我们很难找到自己的信念,也没有办法坚持自己的信念,勇敢的走下去。(和你分享:我在美国,做更美的台湾梦)

但是我仍然记得在这里的某堂课上,一位老师拿着她那时候分别在同一年去东德和西德的柏林围墙两侧所拍的照片。她说,那时候她就想着:蛤?就这样吗?就是这样的一座小小的墙把我们分开吗?然后时间来到现今,她手指着照片,眼神坚定,一字一句地告诉我们:「不管一个事情看起来多幺理所当然,也不管一个事情看起来多幺牢不可破,没有任何的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我没有办法形容我当下的感觉,那是一种历史在眼前倒塌的感觉,也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我太过震撼,以至于说不出什幺。

来这里之后,我不只一次听到课堂上的老师说、听到参加企业说明会的主管说,还有听到坐在台上的尤努斯教授说:「这是一个新的世代,改变的责任,在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上。」

在这里,我慢慢开始相信,改变是真的有可能的。

台湾有很多不好也不足的地方,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我却更加想起台湾的善念和温暖,是台湾的土壤孕育了我,给我力量,让我能够勇敢的在这里追寻信念。如果台湾真的改变了,或许我们会有更多一点点的希望。也或许徘徊在异乡的游子,也都有了回家的理由和机会。(和你分享:弯腰倾听,台湾土地的秘密)

这是一个新的世代,而我想追求的信念,是永远可能也不会到来的公平与自由,但永远忘不掉那位老师手指着照片眼神坚定的那一刻:没有任何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台湾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