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威宇,若在Google上搜寻这个名字,会看到歌唱教学的页面。或许大多数人对这个名字不熟悉,但他的学生宇宙人、张钧甯、林依晨可都是大有来头,他也曾指导过两岸歌唱节目多位选秀歌手。只不过这位老师在指导素人与明星学生时,摒弃传统发声共鸣与绚丽飙高音技巧,从人体发声结构剖析看见上帝造人的精妙,原来唱歌就像回转像小孩说话一样简单。

回到起初的声音 陈威宇教唱宛如布道大会

↑陈威宇向学生介绍口咽腔构造与唱歌的关係。

陈威宇老师不仅平时教导明星、素人学生唱歌,也担任真理堂、江子翠行道会敬拜团指导,去年也出书《唱出好声音:颠覆你的歌唱思维,让歌声自由》,提及自己过去如同多数爱唱歌的人一般「追求完美的声音」,但上帝创造每一个人都是美好的,虽然他平常教的是唱歌,但课程内容就像一场布道大会,触动许多学生的心、开始思考自己的价值。他也接受本报採访诉说少年得志却深受忧郁症所苦的历程,也说起了他在歌唱上的一路跌撞,但神的慈爱与怜悯总在关键时刻出手,让他学习了饶恕,也明白「万物都本于祂」。

回到起初的声音 陈威宇教唱宛如布道大会

陈威宇老师与学生林依晨。

半工半读成长 神的爱一直都在
提到听到福音的契机,陈威宇回想是小三那一年被同学问:「你们家是什幺信仰?」他回答:「拜拜」,同学便回答:「以后你们家会下地狱。」于是陈威宇就拿起马桶刷追打那位同学。最后两人请自然科老师评理,老师便告诫那位同学:「不可以这样跟别人讲话,我们一起祷告。」陈威宇当时一听到要祷告便心想:「完了,我也被洗脑了。」

过了几年陈威宇上了高中,过着半工半读的生活,父亲也无法常常陪孩子吃饭,当时与他相差九岁的弟弟在小学参加工业福音团契,师母关心陈家的状况,便差派一名社青同工陪伴陈威宇,一陪就是四年。

「那个大哥哥从我高一陪伴到大二,週日还会载我到教会,我还故意睡晚一点让他等……」陈威宇说,当时他的传统信仰背景让他对基督信仰有诸多质疑,常会向那位大哥哥质疑:「为什幺你们的神是神?」得到的回应是:「我们的神是爱的神。」一直到大二,那位大哥哥去了美国,陈威宇也失去所依,直到大学毕业去当兵才开始跟神建立关係,放弃从人的身上找安全感。

谈起第一次经历上帝的爱,陈威宇说,国中时家中曾面临讨债压力,他从高中起便要半工半读自己打理生活费、学费,长期的经济压力让他喘不过气,等到大学时已经罹患忧郁症、恐慌症、自律神经失调,加上某次失恋他受不了这些打击,气得骂神:「都是祢害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只是刚刚好。」

隔天陈威宇告诉神,他撑不下去了,突然电话响起,他接到曾一起当歌唱评审的灵粮堂老师打来的关切电话,让他对上帝好惊讶:「我昨天才那样骂祢,但祢仍然这幺爱我!」最后在当兵期间,上帝光照他要饶恕自己的父亲,也医治他的恐慌症。

教唱邀约不断 年少得志重摔跤
为何走上歌唱教学这条路?陈威宇说,他从小就很爱唱歌,国中时期曾有过忍不住唱歌被记五支警告的纪录。他高二时创立流行音乐社,开始接触传统歌唱音乐知识,考上大学后某次被社团请去代课教唱,没想到学弟妹们觉得他教的比较好,便邀请他担任正式老师了。最后陈威宇担任许多高中社团的指导老师,包括建中、北一女、松山高中、华江高中等校,甚至担任一对一歌唱教师,让不少学生在校园歌唱比赛崭露头角。

陈威宇说,当时还是大学生的他一边教课、一边在大卖场打工,月收入高达四、五万,他心中仍不确定教课是不是未来的志业。某一次他因反抗卖场经理压榨员工愤而离职,于是他向神祷告:「如果祢希望用我的兴趣成为我的工作,请祢让我知道。」隔天陈威宇接到五间学校社团教学邀请,此刻他明白其中有上帝的带领。

「我曾经呛我老师:『我要成为全台湾最厉害的老师』,意思就是我要取代他。」全心投入歌唱教学后的陈威宇担任30多间高中大专院校社团老师,月收入暴增到十几万。他坦言年少得志的自己个性跋扈又骄傲,但神的教导也非常直接,在他对着老师出言不逊后的隔天,20几个一对一学生全部请假,即使他在PTT vocal版努力推销自己,仍没有任何回应。

陈威宇开始祷告问上帝:「我是不是做错什幺?」突然一个声音进到他的心里:「你的职业是什幺?你该做什幺事情?」陈威宇便回应:「我是歌唱老师,我应该爱我的学生。」于是他做了一个认罪悔改祷告,隔週,不仅原来的学生回来上课,还有更多人来报名上课,让陈威宇在当兵前拥有42个一对一学生,他在那段期间也很尽力帮助学生学习唱歌。

精进歌唱技能却突破有限
热爱唱歌的陈威宇不仅平时教课,也不断地进修、找了不少唱歌老师精进技能,从各种母音的发声、弹唇、爬音阶到肺活量训练,没有一项不认真练习,甚至一天花六到八小时练唱音域却没有突破。部分老师告诉他「你没有唱歌天分」,要他另谋出路才是正途。

此外,陈威宇在歌唱业中虽看似风光,却受到不少老师与同侪的排挤,他回忆,因为他的学生数众多,也介绍一些学生给自己的老师、朋友及一手栽培的弟子,也自创一些练习方法,但部分的人却私下批评他的教法,甚至有人放话说他「爱钱」,这些话语让他既火大又受伤,心中充满苦毒。

陈威宇对唱歌仍不死心,一天花六到八小时练唱却不见成效,便开始怀疑传统歌唱教学是否符合科学,最后他看见获得世界演唱音域最广、声音最高美誉的中国声乐大师卢兰青相关资料,心中便有一丝好奇,毅然决然远赴北京学唱。

独排众议赴北京学唱
忆起乍到北京时的景况,陈威宇说当时他有两个朋友选择去美国学唱歌,因此受到身边不少人质疑「怎幺不去其他国家?」甚至一名唱片公司总监打给他:「你是不是遇到神棍?如果还没付学费赶快準备去美国,可以帮忙介绍阿妹的老师。」

挂掉电话的陈威宇带着一颗慌张的心,因为他已经缴了学费和四个月的房租,试着使用翻墙软体连上对方脸书,好不容易终于连上去了,第一则动态映入眼帘:「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翰福音十四章27节)

久久凝视着这节经文,陈威宇心中有种被安慰的平静与喜悦,他拿起电话拨给卢兰青老师,开始了改变他生命的上课之旅。

由于卢兰青教学方式与传统歌唱截然不同,包括唱歌不需要肺活量,不用管共鸣,不可以感觉自己的口腔喉咙,还有一些枯燥乏味的口腔肌肉练习,这些观念让陈威宇感到难以信任,他便想融合自己过去所学的知识练习却徒劳无功。眼看着自己户头剩下六堂课的钱,他抛下所有的骄傲与不信任,老师教什幺他都照单全收,短短两週,他的音域竟然扩张了十度。

在北京待了半年之后,陈威宇的真音音域扩大了一个八度再加两度,达到了以前唱不到、甚至是没想过的音域,在音量的控制与音质的优化也进步不少,这五个月的跃进远远胜于他过去在台湾学习五、六年的努力。

回到起初的声音 陈威宇教唱宛如布道大会

陈威宇与卢兰青老师。

顶尖歌手不能享受在自己的声音
「你知道我为什幺会有这个歌唱方法吗?」原来卢兰青老师高中时非常沮丧自己无法发出好听的声音,但她一直对歌唱非常地热爱。但她从小就深知一位神创造这个世界,于是做了一个祷告,当晚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听到了许多声音,隔天听到人的声音就能够辨识口咽喉里所有的肌肉运作,一夜之间拥有这个恩赐。

「你不能有偶像、你不能荣耀自己。」陈威宇在最后一堂课被卢兰青老师所说的话吓傻了,心想「这不是圣经里所说的吗?」陈威宇跟老师说「老师你说的神,就是圣经所说的那一位!」

这个见证彻底让陈威宇听了起鸡皮疙瘩,原来他走到最后还是走到神所预备的道路,也彻底明白「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陈威宇说,卢兰青老师只有高中毕业,并非出身任何音乐学院,也没有任何的头衔,神却拣选了一个不是基督徒的人,让她发出将近横跨六个八度音,音域高音高过钢琴。

卢兰青老师同时也告诫:「要成为顶尖歌手不能享受在自己的声音。」这对陈威宇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因为他一直都很享受唱歌之中,尤其过去一堆学生都想跟他学飙唱《死了都要爱》,他不知道怎幺跟学生说:「你不能太过沉醉在自己的声音。」

正当陈威宇为此感到沮丧时,有个声音问他:「如果唱歌不是快乐的,你愿意为我唱歌吗?」陈威宇停顿了三秒,回应神:「我愿意。」这个「放下」让陈威宇现在练就了一身功夫,当他听到一个人在唱歌或敬拜讚美时,就知道他到底想着在「自溺」还是在「讲话」。

回到起初的声音 陈威宇教唱宛如布道大会

走过一路跌撞,陈威宇才明白为神唱歌是最大的幸福。

明白为神唱歌才是最大幸福
在预备回台的某一个早晨,陈威宇坐在书桌前,用真音音域唱到比三大男高音的帕华洛帝音域再高八度的high high c,心里突然血气涌出:「等到回来台湾要把你们杀的片甲不留。」他说当时满脑子都想着自己是如何被朋友、学生伤害,以及那些在面对他的歌唱问题时,还没研究就下定论「你不会唱歌」的老师。他暗自窃喜自己拿到绝世武器,想着要怎幺对付那些曾伤害、否定他的人。

突然一个声音告诉陈威宇:「祷告」,他心里想着:「我才不要,祢知道我受到多少委屈吗?为什幺我要祷告?」但他一整个下午坐在书桌前完全站不起来,最后没办法只能把眼睛闭起来祷告,圣灵问他:「你觉得唱歌最大幸福是什幺?」他很讶异圣灵没有责备他,他回应:「为神唱歌」,那一刻他便做了一个饶恕祷告,直到去年他仍持续做这个祷告,因为这些伤害对他而言太伤痛了,但如今透过神一次次的医治,他已渐渐的释放了过去的伤口。

「我想成为一个透过歌唱带给人们有力量去盼望、去梦想的人。」陈威宇回台创业后,藉着教导唱歌的意义让许多学生明白「上帝创造声音的价值」,过程宛如布道大会,甚至有学生听了之后泪洒现场,但也因为他的理论标新立异,被不少传统学者批评,其中还包括基督徒。他虽觉得气愤想要反骂回去,但最后还是选择将一切交给神。

回到起初的声音 陈威宇教唱宛如布道大会

虽然陈威宇平常教的是唱歌,但课程内容就像一场布道大会,触动许多学生的心。

「曾经我想学好唱歌让别人崇拜,身上不知不觉地揹负着『完美』、『被喜欢』以及『被爱』的包袱。其实不需要,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被爱的。」陈威宇说,不管是教课还是出书,他想告诉大家歌唱很丰富的,有愤怒、难过、喜乐,因为神给我们情绪,不要去害怕表达你的真实;透过歌声的提醒,原谅还没原谅的人,也释放自己或与朋友恢复联繫,才能明白「歌唱」的礼物不只是情绪的抒发,而更有着恢复关係的能力,「神给了我们歌唱这个礼物真的好美!」